【 Paragon 左鄰右里 X Toby @ Cynical Tattoo 】

租戶故事 September 24, 2020


租戶故事

曾經,紋身在華人社會常被標籤為「壞」;但隨著時代變遷,大家對紋身的觀感不再負面,大型的刺青展更讓大眾進一步接納這種「次文化」,甚至將之昇華為時尚藝術。年紀輕輕的 Toby,一年多前踏入紋身師行列,對她來說,紋身不僅僅是謀生工具,更是她成長路上的一道曙光。

 

紋身,是尋找自我的過程

在觀塘工廈中一間簡約的工作室,戴著鴨舌帽的紋身師 Toby,正拿著紋身槍,小心翼翼地為客人紋上她精心設計的圖案。背後的半道白牆是她的畫冊,滿佈她的作品,一個大大的「夢」字更是搶眼。Toby 踏上紋身的路,一開始並不因為夢想,而是一種尋找自我的救贖。「以前的我像個愛情狂,把很多時間心機都花在戀愛上,不愛讀書,也沒有其他明確目標,變成很容易被男友操控。直至一次戀情受到重挫,傷得很深,才激發我想不能再這樣下去,我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價值。」Toby 自言平日對很多事都三分鐘熱度,唯獨對畫畫不厭,是她最喜歡做的事,決定著手發展:「我是那種在酒樓會拿點心紙在背後圈圈畫畫的人,從小就這樣。」而選擇紋身的方式,是因為比起其他設計等專業,紋身師能有更大的自由度,創出自己獨有風格的圖案,更適合性格跳脫、不愛受束縛的她。

 

做自己,從往事解放內心渴望

Toby 提及,紋身師在為客人紋身以前,要先紋在自己皮膚上。學習七個月,至 18 歲,正從情傷中修復的她為自己畫的第一個紋身,是鯨魚與玫瑰。「鯨魚在心理學上,有象徵復活和重生的意義。我畫了一隻在自由天空中遨遊的巨鯨,可以說既是對自我內心渴望的解放,也是一份安定與對於幻想的期待。」這一個紋身,也時刻提醒她不再為任何人去壓抑自己的真性情。結合花的元素,是因為她喜歡大自然的感覺,而這也成了 Toby 往後作品的特色:「花的線條可以很多變又隨性,不能用很幼的針去紋,掌握不好,會容易脫色;所以我會用粗一點的線去畫,令圖案可以更持久。」Toby 搬出她專業的一面如是說,並不因年紀小而顯得吊兒郎當。

 

從紋身學會負責任

學習紋身,不單讓 Toby 找回自我,也讓她真切感受到成長。「以前讀書很 ” 求其 ”,欠交功課什麼的都無所謂。但紋身不一樣,那是要刻印在客人身上一輩子的事,加上是自己的事業,有自己的信念在當中,就絕對不會放任自己 ” 求求其其 ”,責任心變強很多。」 Toby 在 Paragon Oasis 成立 Cynical Tattoo工作室 ,也是經過細心考慮,想讓客人能在舒適乾淨的環境下安心紋身。「紋身很講究乾淨衛生,我覺得這裡環境很適合,價錢亦相宜。」未來 Toby 寄望自己能更有耐性、更專注做好每一個圖案,提高細節完成度,讓每一個惠顧的客人都能滿意。